我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,可是身后确实已经围上了栅栏,我根本就出不去!

  我心中大骇,开始慢慢的远离他,不过他好像站起来就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,光是站在那里就已经气喘吁吁了起来……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呵呵……你以为我杀不了你吗……”他喘着粗气说道,但是……看上去已经无法移动了……

  咔嗒——

  我身后忽然发出了一个清脆的声音,我下意识的回过头,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脚竟然踩到了一个东西,而且……身后的铁栅栏忽然出现了一个缺口!

  这难道是秘密机关!?我愣愣的看着正好容许一个人通过的缺口,回过头就看到方迪也愣在了那里!

  “你竟然——”他忽然怒不可遏的喊道,我吓得一激灵,赶紧从那个缺口的地方爬了出来!

  紧接着就往前跑,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直接就跑回了学校……

  方迪……他到底是怎么了?我心中暗暗地也有些惊讶,毕竟……他之前还看上去很健康的虽然脸色有些难堪……

  难道是他自己……我赶紧摇了摇头拒绝了这种可能性,他这样的人对自己不可能这么狠心,况且他需要活着才能够报仇。

  可我到现在也搞不懂他到底说的是谁,到底是谁因为我的原因去世了……

  嘀嘀嘀——

  就在这时候,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我赶紧接起来。

  “陆炎你过来一趟吧,我们找到线索了。”小李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,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,我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赶紧打车过去。

  到了警署之后,我就看到那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。

  忽然一只手把我拽到了角落里,我一回头就看到了小李。

  “别过去那边,那边都是记者,你要是被逮到了可就脱不了身了。”小李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我立刻闭上了嘴跟着小李从后门进去。

 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记者怎么会过来?”我又看了一眼门外的记者们。

  他们似乎在这里等了很久的样子,大家都在聊着什么。

  “唉,是哲宇的案子有了消息,因为找到了凶器。”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但我的心却忽然被提了起来!

  “凶器是什么!?”我激动的拉着他的胳膊问道。

  “一会儿你看见就知道了。”小李摇摇头,并没有告诉我。

  可是当我看到那个叫做‘凶器’的东西的时候,心里顿时一种恐惧感慢慢的升了上来……

  那是一把铡刀……通常是在村子里才能见到的……

  可是……看到这么大的一把凶器,我忽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了起来,如果哲宇真的是被它杀死的……

  那死前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,活生生的被*……简直比一刀毙命还痛苦的多……

  那种绝望……我忽然抱紧了自己的胳膊,手忍不住的颤抖起来。

  “我们在案发地点几百米外的树林里找到,当时正好有村民去挖笋,正好看到了报警给我们。”小李无奈的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  “可奇怪的是……上面的指纹我们并没有找到匹配的人,更像是……伪造出来的一样,况且上面的指纹似乎太多了我们根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。”小李解释道,“好像很多人都用过这个铡刀,可是……”

  我看了他一眼,现在他似乎也很头痛,完全没有一点头绪的案子现在越来越难以破解了。

  可是……我的心里忽然咯噔一下,一种不好预感顿时包围了我。

  “一会儿我们就要出去看看案发现场了,你要不要一起?”小李邀请道。

  虽然我的内心是强烈的拒绝的,可是……我还是点了点头,既然方迪要杀的人是我,至少……我也应该看看吧……

  但是……他直接杀我不久好了?为什么要伤害我身边这些无辜的人?

 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……

  现场一片的狼藉,周围虽然已经没有了血腥的味道,但是一片暗红色的干涸的血迹还是让我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。

  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……

  可是除了之前的证据之外,这次并没有再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,因为记者们的报道,所以现在给警署的人带来了很大的压力。

  这已经是很少出现的连环作案了,所以在B市也是闹得人心惶惶的,很多人甚至黑夜里都不敢出门了,尤其是学校的学生们。

  “不然你先回去吧,我可能还要加班了今天……”小李无奈的挠了挠头,“抱歉不能请你  吃夜宵了,下次把……”

  我摇了摇头,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凶手,我也一心的以为是方迪,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方迪的证据。

  所以我回去的一路上都在想这件事情,以至于竟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到了那里……

  我一回过神来,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走过了,基本上已经走到了隔壁学校的胡同里去了,我只好赶紧回去。

  虽然这边的胡同之前我来过,但是大晚上的走在这里还是有种阴森森的感觉,因为现在的事情,周围的学校都已经设置了晚上的门禁。

  现在距离门禁的时间也差不多了,除了胆子大一些的学生,大部分人都已经回到了寝室。

  我也赶紧加快了自己的脚步,现在只有宿舍这一个地方才能够让我感到安全了。

  只是……就在我往前走的时候,忽然身后出现了一个脚步声,我起初以为是我自己的,结果……我刻意的加快了自己的脚步,那身后的脚步声一下子和我的频率就不一样了起来!

  我顿时被吓了一跳,只听见那身后的脚步声在听到我加速之后,也不自觉的加快了起来!

  我的心立刻怦怦直跳起来,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前走……

  可是身后的脚步声还是越来越近……

  我根本不敢回头,可是……下一秒忽然一只手拍上了我的肩膀!

  我顿时被迫停在了原地,可是这只手冰冷的可怕,我正要回头的时候,只觉得一个冰冷的东西一下子抵在了我的脖子上……

  我一下子不敢动了,那是……一把锋利的匕首,此时正慢慢的在我的脖子上划过……

  我只感觉自己后背的汗毛都倒数了起来,全身都忍不住的开始发抖……

  “你知道的太多了……”一道沙哑的声音慢慢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,“你应该知道你的结果了……”

  紧接着……我只感觉脖子上的手好像使劲的一下,紧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

  ……

  我是不是死了……周围全都是白白的,我的世界似乎只剩下了白色……

  “陆炎?你醒了!?”可就在这时,我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紧接着一个大号的脸就冲到了我的眼前。

  我愣愣的看着小李的脸,脑袋有一瞬间的怔忡。

  我这是……还活着吗?

  “你没事吧?!医生?医生呢!?”只见他的手在我的脸前晃了晃之后,吓得赶紧去叫医生了。

  我慢慢的从床上做起来,下意识的摸上了自己的脖子,刚刚还记得自己好像被一把匕首给……难道我还活着?

  脖子上缠着厚厚的绷带,我一碰就感觉到一阵痛。

  紧接着我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。

  “彭哲?”我愣愣的看着手里还拿着苹果的人,他似乎看到我也愣了愣,然后赶紧冲了过来!

  “你没事吧我的兄弟!”他上下检查了一遍我之后似乎才送了一口气,“你知道不知道你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!让人担心死了还好不!”

  我点了点头,确定了自己还活着之后,忽然觉得真好……

  ……

  经过了一系列的检查之后,医生说我的脖子只是收了外伤,至于为什么会昏迷是因为精神原因,和伤口的原因不大。

  但是……那天晚上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根本看不到脖子上的伤口是什么样子的。

  “幸亏那天我找人跟着你来着。不然……”小李哆嗦了一下,“你叔叔会弄死我的,我就真的完蛋了……”

  小李似乎还心有余悸的回想着。

  “我叔叔呢?”我忽然想起来,我到现在还没有看到我叔叔的身影。

  “我没敢告诉他,不然……我可能就小命难保了……陆炎你这么好应该不会告诉他的吧……”小李忽然哭唧唧的抱着我的胳膊问道。

  我一阵的无语,没想到小李还有这么的……一面?

  可无奈的我只好点了点头,因为见过小李和叔叔的相处模式,所以我知道要是他真的知道了我现在这副样子,他一定饶不了小李。

  “可那个人究竟是谁?为什么会想杀我?”我回想起那天那个沙哑的声音,后背就不禁的颤抖起来。

  “唉,别提了,那个人就是凶手。”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“现场我们就把他控制住了,结果你猜怎么着?”

  我摇摇头,他紧接着说了起来。

  “他竟然想要自杀,但是还好我们的警官眼疾手快把刀抢过来了,结果带到警署之后我们才发现……他竟然是没有指纹的!”

  小李这么一说……我的心里忽然咯噔一下,怪不得之前的作案工具全部都找不到合适的指纹,原来在这里!

  “紧接着他就承认了,除了这次想杀你之外,美玲哲宇和李言一,都是出自他的手,你一定想不到。”小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

  听到这里,我顿时愣住了——

  “你说什么!?不是方迪吗!?”我愣愣的看着他,我心中的凶手一直都是方迪,怎么会忽然冒出来个人说是凶手!?

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?我昏迷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!?我简直有些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不是方迪,而是他。”他点了点头,“在他的出租屋里发现了作案工具和伤口完全的吻合,而且他自己都承认了……”

  “不可能啊!那方迪呢!?”我紧紧地拉着小李的胳膊。

  小李有些表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,好像有什么话……要对我说似的。

  “陆炎,你别执着了,人已经死了就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我愣愣的回过头,就看到彭哲一脸无奈的看着我说道:“我说方迪已经死了,你就不要再执着了,至少他已经付出了自己的代价。”

  我慢慢的松开了抓着小李袖子的手……

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那天虽然我记得方迪的脸色确实是不太好,可是也不至于……

  可是彭哲绝对不像是和我开玩笑的样子……

  “几天前在蓝爵咖啡厅的后院发现了他的尸体,还是店员报的案,接到通知以后我们赶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好几天,尸体都有些发臭了。”

  我愣愣的听着小李的解释……脑子忽然有些跟不上了……

 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……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天宝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bxiaoshuo.com/book/46242/16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