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要走了?”

  走,还有很多事情没有问清怎么能够让他离开,想到这里我赶紧换成了一副笑容,笑着说“这位兄弟,你能不能在问答我几个问题?”

  年轻人皱起了眉头,为难的说“茅庐授课马上开始了;去晚了就没有好位置了,不是我不想回答你,只是时间上不允许了,这样吧,下午的时候你去天元城去找我,我叫赵四,只要你随便一打听会有人带你去找我的。”

  既然别人都已经说有事,我也不好意思强人之难,再说年轻人并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,他留下了名字,我心中暗暗盘算着下午的是不是去找赵四了解一下修炼界的常识,可是我又担心对方知道了我的身份……

 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一惊,我的长相修炼界几乎是人人皆知,刚才赵四怎么没有认出来我,难道他在伪装,故意留下了名字和地址,等待着我下午去自投罗网。

 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赵四已经走得没影,心中暗暗地猜测着,从刚才和赵四的对话,对方似乎不是那种善于隐藏自身情绪的那种人,不过还是有点不放心,万一被赵四真是那种人的话就麻烦了,我担心赵四会去找帮手。

  为了让自己安心看样子只能跟上去看看赵四到底去做什么,如果真是去找帮手了我好提前的做好准备。

  脚下只有一条路,所以赵四只能通过这条路前进,想到这里,我整了整精神,迈出了在修炼界的第一步。

  四周的环境随着我步伐的前进越来越美了,鸟语花香,河水欢快的流淌着,高大的树木有序的排列着,仿佛守护美景的威势一般威武,我脚下的路越来越窄了,过了一会这条路竟然到了尽头,我皱起了眉头,前方是万丈悬崖,赵四莫非是来寻死的?

  摇摇头,连忙否定了这个荒唐的想法,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悬疑的边缘处,顿时我大吃了一惊,悬崖不算深,大概只有几十米,下面的场景能够尽收在眼底,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黑影,竟然是一个个的人,从上往下看,他们应该是坐在了地上。

  粗略的计算一下,恐怕有上千人,得出了这个令人吃惊的数字我直接愣住了,这么多聚集下下面到底有做什么,难懂啊在聚会吗?

  上千人的前方有一座茅草屋,门口的位置站着一个人,由于距离和角度的关系看不到出这个人的长相,不过能够从他所站的位置可以看出来,这个人的地位一定是非常的高,要不然怎么上千人坐着他却能站着。

  “喂!”

  我靠,耳朵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,在熔炼血阵中经历让我形成了条件反射,第一反应就是向前几步,拉开距离,然而我刚刚走出了一步猛然意识到前方是悬崖,果然脚下一踩空,整个人犹如折翼的飞机般急速的下降。

  夸张的挥舞着四肢,嘴里歇斯底里的喊叫着,可是这一切都于事无补,身体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了。

  悬崖上,赵四吃惊的长大了嘴巴,过了好一会才反应了过来,呆呆的说“傻子果然大脑简单,跳崖听课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只有他这种人能够做出来,唉,算了,我还是回天元城继续过打打杀杀的日子吧。”

  五十米,从上面到下面足有五十米,如果不是坠落下来真的无法计算真实的距离,五十米的距离如果放在地面上直线的距离很短,修炼者一眨眼的功夫就能到达。

  但是五十米的高度就有点吓人了,如果从五十米的高处落下来只要不是运气超逆天,估计也就是个被摔成肉酱的命了。

  我疯狂的挥舞着双臂,期望着能够抓住一个受力点,这样可以减缓一下下坠的速度,不至于被摔成肉酱,可是我现在处于正中间,距离两边大概有三四米的距离,就算是两只胳膊的长度加在一起也碰不到。

  这个时候我闭上了眼睛的,心中的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昏迷过去,最起码死的时候不用经历痛苦了,正当绝望的时候,脑海中忽然想起了符咒小挪移,对了,小挪移符咒虽然挪移起来无法确定会出现的位置,但是总比直接摔在地面上强多了。

  距离地面还剩下二十多米,没有时间让我选择了,符咒小挪移是唯一活下来的希望,想到这里心中臭骂了一声,他妈的太倒霉,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喊了一声,要是日后被我知道一定要让他尝尝自由落体的滋味。

  生死一刻,刻画符咒的速度竟然到达了一个全新的高度,比以前足足快了一倍,没有时间为这个进步而感觉到高兴,马上就要被摔成肉酱了,即使再快的刻画速度又怎么样,到那个时候人都已经死了,只能去地府刻画符咒了。

  小挪移符咒!

  器灵曾经说过,小挪移符咒最大的缺点就是传送的不确定性,通俗点说和撞大运差不多,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传送到一个好地方,运气背的话说不定的会传送到一个比传送之前更加危险的地方。

  想了想,不管传送到什么地方都比摔成肉酱强千倍万倍。

  以最快的速度激发了符咒,忽然一层层刺目的光芒闪烁着,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,该死的,天旋地转的感觉再次出现了,幸好这样的状况只持续了短短的几秒钟,转瞬间恢复了正常,要不然我非被转晕不可,。

  我似乎是坐在了地面上,冰凉的触感太强烈,难不成我坐在冰块上?想到这里我浑身一哆嗦,刺骨的寒冷顺着脊椎蔓延至全身,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睁开双眼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从地上爬起来。

  这是……

  白色的山洞,和电视里竟然出现的自然奇观溶洞非常的相似,空间非常的大,环望四周我找到了十几个出口。

  我的运气似乎不错,身体除了有些疼痛外竟然没有任何的伤势,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屁股下冰凉的触感,低头一看,脚下的地方犹如一面镜子般,平整的让你挑不来一丝瑕疵,最诡异的是非常的柔软。

  心中暗暗的想,怪不得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我一点事也没有,原来是我的好运气在作祟,随即传送到了一处柔软的地方,想到这里,脸上流露出开心的神色,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没死绝对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。

  高兴过后我没有忘记脚下古怪的地面,蹲下身体右手轻轻的触摸了一下,刺骨的寒冷无孔不入的钻入了我的身体中,太冷了,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。

  双脚狠狠的踩了踩非常的柔软,就好像好像棉花一般,似乎不是冰。

  柔软,寒冷,这是什么玩意?

  寒冷太让人不舒服了,再说我也不想呆在这个邪门的地方,小心翼翼的离开了白色的地面,除了这个范围外,剩下的地面是淡红色的,坑坑洼洼的十分不平整,猛一看就好像血肉的颜色,给人一种怪异至极的感觉,

  这是什么鬼地方?

  摇摇头,这里处处透露着邪门,还是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为妙。

  不知道为何,心中凭空出现了一股强烈的不安,仿佛这里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,环望四周一切平静的出奇,但是我的感觉一向都很准确,再说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的意义,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。

  十几个出口?

  我皱起了眉头心中犯难了,出口太多了,也不知道那个出口才是正确的,观察了一番我发现了一个更加邪门的地方,十几个出口竟然一模一样,细节颜色上竟然没有丝毫的差别,该死的,难不成又是幻境?

  字熔炼血阵中没少吃幻境的苦头,所以我第一时间才会想到幻境,但是周围的一切给我的感觉似乎不是幻境,而是一个真实的地方……

  呼呼!

  一阵急促的风声响起,此处的压抑让我的精神一直都保持着高度的紧张,头上猛然间出现了动静我的反应一点也不慢,快速的抬起头,有个人形的物体正在快速的下落着,我吓得是魂飞魄散,幸亏我做好充足的准备,第一时间闪开了位置。

  嘭!

  谁知道这个人竟然凭空消失了,下一刻一声巨响把我吓了一跳,顺着声音的来源处一看,那个人竟然落到了镜子般的地面上。

  这、这、这是见鬼了吗?

  整个人犹如皮球般在地面上反弹了五六下最后归于了平静,过了好一会我才回过神来,小心翼翼的再次来到了白色的地面上,那个从天而降的人刚好正面躺着,所以他的长相我能够完全的捕捉到。

  什么,竟然是他?

  视线中所看到的让我震惊的长大了嘴巴,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从天而降的人既然是他,在悬崖上我还在奇怪这个人到底上哪去了,是不是跳崖到达了下面。

  赵四,他竟然也来到了这个邪门的地方,莫非他也会小挪移符咒?

欢迎大家访问:天宝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bxiaoshuo.com/book/46242/493/